您所在的位置:首页>财经>中国的001号豪门千金:古稀高龄怒斥废青,肩扛起半个香港岛
中国的001号豪门千金:古稀高龄怒斥废青,肩扛起半个香港岛
发布日期: 2019-10-30 17:48:07    作者:佚名     来源:未知

吴树青今年71岁了。

她身上贴着许多标签:001小姐,拿破仑的商业天才,香港十大杰出青年之一,女商人,社会活动家梅欣小姐...

但是她活得太久了,以至于今年数亿中国人都记得她。不是因为其他标签,而是因为她说:

“我是中国人。”

显然,这是一个完全正确的说法,但在今天的香港,吴树青冒了很大的风险。

李嘉诚也是香港企业家,但他没有这么说,而是说:我只是一个商人。

作为香港企业家,大盘月饼的郭魏勇不仅支持香港独立,还解释说这是个人分享,与公司无关。

吴树青不止说了这些,她做到了。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四十二届会议上,她以非政府组织代表的身份代表香港发言,呼吁公众关注香港的实际情况。

她投资的高中被煽动罢工。尽管吴树青被指出来,但她还是强烈地驳斥了造成麻烦的老师和学生。

香港独立活动人士瞄准了她,并开始抵制吴树青和她的美丽心灵。

吴树青的回应是爱国主义是每个人的行为——“有些事情没有良心是做不到的”。

香港商人众多,吴树青在资产方面无法与房地产大亨相比。就年龄而言,吴树青太老了,不能带头。

她只是一个女人,但她用纤细的肩膀扛了半个香港岛。

吴树青,生于1948年,是香港美信集团吴占德的长女。

她的背景比电视剧中的欧阳少爷和慕容小姐高得多,但她的生活并不“高贵”,而是更像一个普通的穷女孩。

早年,吴树青的祖父母仍在国外工作。为了不让他的儿孙们忘记他们的出身,爷爷特意把她的父亲吴占德和叔叔吴顺德送回祖国广东岭南大学接受教育。然而,战争频繁,岭南学校搬迁,吴氏兄弟已漂泊到香港谋生。

因为生意的关系,吴占德和他的哥哥吴顺德经常邀请人们吃饭,但是每次他们在西餐厅吃饭,他们都被“安排”到厕所附近的一个角落。吴占德的寻人理论得到的回答是,“中国人不喝酒,消费相对较低”。

直到那时,他们才意识到香港仍然在外国人手中。如果中国人没有力量,他们将不得不板着脸生活。

愤怒的吴占德决定自己开一家中国餐馆。

美信餐厅开业时,吴树青才八岁。她父亲怕她记不起来了,忘记了外国人对她父亲和叔叔的蔑视,特别邀请了一位北京的中国老师教他们中国历史和古文。

长城、黄河、岳阳楼和红楼梦……遥远的大陆与香港半岛相隔很远。年轻的吴树青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但那里发生的故事清楚地在他脑海中。

20世纪60年代末,吴树青被派往美国学习工商管理。她母亲反复告诉她两件事:

为了给中国人一个机会,吴树青努力学习,以a级成绩毕业,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完成了4年的学业,并获得了“优秀学生”奖章,成为学校里第一个获得这一荣誉的中国学生。

1970年,吴树青大学毕业。作为梅欣小姐,吴树青有资本享受优越的生活,读一些书,嫁给一个人,做一个有好年景的家庭主妇——但她选择了另一种方式:回到香港“工作”。

今年,吴树青22岁。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美信餐厅当服务员,从早上8点一直工作到晚上11点。当我周围的朋友忙于约会和购物时,吴树青在餐厅的大堂、后厨房和浴室之间穿梭。半年来,一切都是他自己开始的。

半年后,她父亲请她帮忙经营美信集团旗下的星光餐厅和翠园餐厅。

当时,美信集团主要经营西餐,拥有美信西饼咖啡餐厅。吴树青接手后,把翠园变成了一家广东菜餐馆,很受欢迎。迄今为止,翠园是公众评论香港时必去的经典餐厅之一。

随后几年,美信集团的经营范围涵盖川菜、粤菜、湘菜、江浙菜、京菜等特色菜,还成立了两家高级日本餐厅。吴树青还创办了香港世界贸易中心,并成为香港商界最富有的女性。

1978年12月10日,新华社香港分社带领12名港商赴成都考察。30岁的吴树青终于有机会踏上大陆的土地,这个梦想中的家乡被他的父母无数次提到。

她觉得自己“像一个流浪者,终于找到了自己作为中国人的身份和感觉”。

超速行驶的火车跳过广阔的土地,邓小平的演讲正在广播中播放。

这是吴树青第一次来大陆,命运给了她一个机会。

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并签署了航海协议。1980年5月,从旧金山直飞北京的航班开通。

各种应急准备工作有序进行,但却被困在餐饮行业:当时首都机场的冰箱是装满冰的大木柜,大白菜存放在地窖里,大陆没有一家企业能够提供合格的飞机餐饮。

美方认为确实不符合标准,并提出了解决方案:在东京中途停留期间提供餐饮。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坚决不同意这种说法,“如果中途停下来,就不会打直航电话。餐饮必须在北京解决。”

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的王匡找到了吴树青的父亲,并希望美信集团参与合作。

与大陆的合作?所有港商都心存疑虑。

政策法规基本空白,没有先例可循。如果一个人的资产被国有化了呢?如果人民币贬值,你会失去一切吗?

然而,吴树青表现出极大的洞察力和勇气,并建议他的父亲“在中国大陆成立一家航空食品公司,这是值得做的”

这是一个拥有10亿人口的巨大市场。作为一个相当于整个欧洲文明的国家,世界肯定会有自己的位置。虽然内地的经济不如香港,航空食品不是暴利行业,但一切都值得期待。

吴树青自愿带头北上开始合作谈判。

如果你不懂普通话,你应该诚实地学习它,从一开始就学习中国近代史,并了解国情背后的背景。在没有相关合资法律的情况下,香港法律的合同章程和意向书等各种文件被翻译成中文并带到北京。

经过六个月的三轮会谈,吴树青与民航签署了初步意向书。

这是第一批意义重大的合资企业。各级都报告了审批程序,民航和吴树青都很担心。

导航迫在眉睫。时任民航局长的申屠问吴占德:每个人都是中国人,你能先买设备开始施工吗?

这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如果在开业前获得批准,企业就是合法的;如果不批准,吴家的所有投资都将泡汤。

然而,因为“每个人都是中国人”的说法,吴占德和他的女儿花了500万港元准备,并从海外把它送到北京。

1980年的500万英镑足以在香港中心区最繁荣的地区购买一栋建筑,这也是吴占德的全部财产。

设备终于回来了,邓小平收到了回复。他只是问,“这个吴佳会做面包吗?”收到回复后,他当场决定:“没关系。”

1980年4月12日,吴树青终于获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管理委员会外商投资审查函(1980)第1号》的许可。这是中国的第一家合资企业。其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的注册号为“001”。吴树青也被誉为“001小姐”。

1980年5月1日,北京航空食品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第二天,当中美航班结束后第一架飞机离开北京时,飞机上的餐饮来自香港美信公司。

吴树青后来将其描述为“先有蛋,后有鸡”。目前,这种“鸡”每天可以吃10万份航空餐。

有人说吴树青是历史选择的。然而,如果普通人回到那一时刻,他们可能没有勇气和技能去做这个赌注。

吴树青选择相信中国。

自001年以来,吴树青已在上海、天津、大连、青岛等城市建立了数十家合资企业或独资企业。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这位瘦弱的妇女往返于香港和大陆的不同城市已经超过3000次,几乎每三四天飞行一次。甚至她的父亲吴占德也想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

为了钱?不完全是。

有人建议她做房地产,吴树青拒绝了。她说:房地产不是我们的强项。赚更多的钱是别人的事。我只做一件事,并且尽力把一件事做好。

1997年7月1日,香港终于回归祖国。那天,吴树青和他父亲在现场。五星红旗升起的那一刻,吴占德非常激动。这是他“期待一生”的时刻。

然而,吴树青往返香港和内地的频率越高,他就越清楚地看到:内地正以每天数千英里的速度增长,而香港人仍沉浸在过去的傲慢中。

香港在1997年回归,但人民的心还没有被填满。

“香港人的心不会跟随五星红旗和紫荆城回归。香港长期缺乏中国传统文化和教育。年轻人不如老一辈人好。他们对家庭和国家有强烈的感情。香港人的心回归在于年轻人。”

吴树青记得他童年时接受的教育,困扰他的河流,以及像银河一样闪烁的千年文明。

为了让香港青少年更好地了解中国文化,吴树青在1998年推出了“中国青年历史文化教育基金”。她每年都组织来自香港的高中生去大陆旅游,希望能让孩子们离祖国更近。

2000年,吴树青成立了中国基础中学。这首校歌是中文的。英语是教学的中心。普通话和广东话也是必需的。学校经常组织学生和老师去大陆和国外考察。

每次出国,吴树青都会安排学生拜访当地中国使领馆,并在国旗下唱国歌,让大家知道是中国使领馆为他们提供保护。

尽管吴树青已经自费建立了两所学校,但在香港教育混乱之前,她还是像孩子一样虚弱。

我已经向你们介绍过,香港年轻三年级学生的出生与他们的课本密不可分。

例如,谈到中国目前的发展,教科书暗示低端制造业,“不民主”和“不自由”

例如,“地图枪”在教科书中公开出现。其他国家和地区都是好词,只有大陆的关键词是“强国、脏粮、豆腐渣工程”。

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基建狂热者”,也不知道供应给香港的鸡、鸭、鱼都是从哪里来的。

这些教科书是节奏引擎,各种混乱被用来挑起政府与人民之间的矛盾,进一步煽动内地与香港之间的对立。

如果连教材都是废话,一两所学校能做什么?

吴树青没有妥协。

由于教材是垃圾,我将自己编写教材!

她组织编写了一本名为《百年国史》的历史教科书,让香港的年轻人知道香港和国家是不可分割的。

她还花了2万多元从大陆购买地球仪,然后飞到香港。不是香港地球仪质量差,而是大陆地球仪有中国名字,大陆和台湾是一个国家。

这非常重要。

今年9月3日,中国基金会中学的学生被香港叛军煽动罢工。作为学校的创始人,吴树青解雇了罢工学生和罢工员工。因为她态度强硬,许多学校老师都很担心她。

然而,吴树青并不害怕,但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我出来了,至少作为一个盾牌,香港叛军不会攻击他们。”

她轻松地笑了:“如果你不承担责任,你就不想去上学。”

结尾

几年前,有一部爆炸性的电视剧《伪装者》。

有一段时间,我觉得明家完美明亮的镜子只是在想象中:从外表上看,她有一个坚韧的手腕;在内心,她像母亲一样温柔。更难以想象的是,在上海,明镜仍然是一个罕见的红色资本家,每个人都在作弊。

虽然富有,明镜只能在地下小聚会中下线。为了给延安送药,明镜可以单独把盒子拿到香港去接。然而,该组织一直保守着她的秘密,不让她参与危险的行动。明镜只是满腹委屈。

真的有这么纯洁的人吗?一个卑鄙的商业世界能允许像明镜这样的理想主义者生存吗?

看到吴树青的采访,我突然明白了:我认为镜子不是真实的原因是我们离那一代人太远了。

吴树青陪她的父亲观看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中国代表团一出来,86岁的吴占德就站了起来。

吴树青一生中从未见过他父亲如此激动。

“他们这一代人通常沉默寡言,但他们都希望看到自己的国家强大起来,并为此做些什么。”

他们经历了流离失所、贫穷和虚弱、骨肉分离以及对外国人的蔑视。家庭和国家的感情深深印在这一代人身上。

他们并不比其他人天生高贵,但他们做了任何中国儿子或女儿想做的事:用自己的双手举起这个弱小的祖国。

今年,吴树青已经71岁了,还在四处奔波。她在宁夏推广乙肝疫苗,帮助妇女在香格里拉找到工作,为西藏12岁以下儿童提供全面体检,并提供白内障手术...

这片土地,它的人民,她深爱着。

中国从来都不缺少富有而强大的家庭和富人,但是物质财富从来都不值得夸耀。只有精神财富才能被称为真正的贵族。

有许多年轻的女士,但是吴树青是唯一一个可以被称为中国001的。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