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时事>中外评级机构同场竞技,评级并非越低越准
中外评级机构同场竞技,评级并非越低越准
发布日期: 2019-11-08 09:36:47    作者:佚名     来源:未知

今年,外国评级机构获准参与国内评级业务。目前,S&P信用评级推出了两项评级服务,一项是工商银行租赁(aaa),另一项是泸州银行(bbb)。第一位财经记者了解到,泸州银行近期的同业存单债务评级是由另一家国内评级机构进行的,评级为aa。此前,国内评级机构给出的评级是aa。

评级本身的差异值得思考——相关监管政策决定银行和保险只能投资于aa以上的债券,而外资评级标准与国内市场大相径庭。监管者和国内市场如何接受外资评级标准值得讨论。此外,尽管过去两年违约数量不断增加,但中国国内市场违约案例的总周期仍然不足。这个问题是中外评级机构面临的共同挑战。各界人士最关心的是,外资有一百年的评级经验和信用信誉积累,而中国投资更具本土优势。未来中外机构将会以什么样的模式相互竞争?

评级越低,越准确。

近日,东方金城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董事长罗广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评级越低越好。未来,中外不同的评级机构将对同一主体的信用进行评级,这相当于用不同的尺度衡量信用风险。只要天平的刻度稳定且可区分,很难说哪个刻度更准确。

根据相关研究数据,与三大评级机构相比,日本的相应评级高出2-3级,韩国高出3-4级,中国高出6-7级。“这也反映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评级尺度和尺度,也与每个国家不同的司法制度和会计制度有关,不能以此来判断是非。三大评级机构3a企业的违约率也有很大差异,例如S&P和穆迪3a企业的违约率相差3-7倍。”他说。

根据沈万的研究,中国目前aa实体的违约率为0.95%,而转换后的海外评级相当于5.04%的3年期违约率。aa实体的违约率为1.70%,基于转换后的两年期海外违约率为3.46%。海外评级机构对中国债券风险评估更加苛刻的主要原因是,海外评级机构根据中国主权评级对相关主体进行评级。例如,如果S&P和穆迪给出的中国主权评级是“A”,很难将中国企业的评级定得高于主权评级。在区域评级体系下,不需要考虑中国的主权评级因素。

为此,标准普尔信用评级(Standard & Poor's Credit Rating)专门为中国国内市场设定了一套评级标准,不包括主权评级因素。此前,工行租赁的评级为aaa,标准普尔的全球评级为a。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和外国的评级方法和评级标准都是基于它们所服务的投资者群体的需求。

然而,S&P的信用评级也面临某些挑战。行业评级机构告诉记者,中资机构评级泸州2a银行的原因是基于国内主流标准,而S&P的信用是基于中国的定制标准。“目前,据推测,这一中国标准可能比国内主流标准低约2个亚水平,但比国际标准高4-5个亚水平。因此,将形成几套标准:全球标准、大中华区标准和中国内部标准。这些标准应该如何区分和整合,它们应该如何被发行者、监管者和投资者接受?据估计,未来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探索。”

此外,业内评级机构的一些分析师提到,将S&P信用评级与国内评级机构的报告进行比较,突出的区别是“我们的报告没有披露同行比较和图表,也没有披露业务和财务预测。”对此,一些评级机构还告诉记者,以前的同行比较图表仅限于这些机构评估过的企业,而S&P信评估则实现了全面覆盖。

罗广说,不可否认,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已经发展了数百年,在世界上拥有相对充足的违约数据。因此,他们的评级体系积累了相对较深的品牌影响力和可信度。中外机构在同一平台上的竞争将为国内信用评级技术和服务能力的提升带来新的压力和动力。然而,外国和中国评级机构都面临一个共同的问题——违约案例不足。中外评级机构都需要不断完善自己的评级方法和体系,以适应不断变化的债券市场。

截至2019年7月,中国已有90多种债券违约,本金金额超过700亿元,新增违约主体20多个。该机构还预计,在短期内,企业自身的经营问题和资金流动性压力仍将是影响违约的主要因素。

多种因素导致评级泡沫

虽然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尺度,但中国的“评级歧视是不够的”一直受到各界的批评。

例如,国内债券仍然集中在3a、2a和2a的水平。从中国信用债务市场股票评级分布来看,89%为aaa或以上,其中49%为AAA。较低的差异导致整个债券市场的定价趋同。例如,在海外评级系统中,有3个B,正或负,和A,正或负。每个评级有三个不同的等级,这可能对市场上不同的定价有一定的影响。

但是不可否认,这也是由许多因素造成的。罗广告诉记者,“根据三大国际评级机构的标准,aaa级公司少之又少,它们的评级差别很大,跨度很大。然而,根据中国的标准,美国汽车协会有600-700美国汽车协会,超过1000美国汽车协会和大约4000美国汽车协会。除评级机构的问题外,从发行端的角度来看,中国的监管要求信用债券发行人具备更高的资格,一般评级低于aa的债券不能发行。因此,许多评级低于aa的潜在企业往往被评级机构“拒绝”,这间接导致许多企业无力进行债券融资。他认为,未来高收益债券市场的发展和监管放松信用评级也是关键。

长期以来,监管机构基于外部评级制定了许多商业准则,这也使得发行人坚持“3a”。例如,在交易所和债券市场发行储货架仍然需要发行人的外部评级达到aaa或aa评级标准。与此同时,业内一些人士向记者提到,中国保监会将对不同等级的债券计算不同的偿付能力监管指标,aa-及以下的债券在计算偿付能力监管指标时将受到很大影响,从而形成事实上的a股投资要求。上述所有问题都可能导致虚假的高评级,或者将aa以下的企业排除在债券市场之外,这也可能导致变相的评级分化不足的问题。

目前,业内人士高度关注外国投资者对国内债券的评级可能较低。中国监管当局是否会为外国投资者评级的债券设立“特殊渠道”,削弱或区分业务指引?否则,在短时间内,由于评级标准与国内市场的巨大差异,监管者和国内市场参与者仍需要时间来适应国外评级机构的评级标准,外资可能无法在短时间内达到预期的业务提升速度。

促进“全谱系”评级的发展

由于海外高收益债券(垃圾债券)市场非常成熟,投资群体不断壮大,需求高,高风险与高收益相匹配,这使得评级在B以下的海外债券具有更高的流动性。罗广认为,相比之下,鉴于各种监管约束,中国的评级市场是“半谱系”,即低于aa,因此发展高收益债券市场也至关重要。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龚升表示,有必要推进高收益债券市场建设,强化私募股权基金等高风险偏好投资者,提高债券市场的包容性。同时,要完善信用评级和风险定价机制,明确隐性发行成本,降低债券市场违约的道德风险。

罗广认为,此前中国高收益债券市场发展缓慢,主要是由于以下四个因素:从发行端来看,中国的监管要求信用债券发行人具备更高的资格,一般评级低于aa的债券无法发行,因此高收益债券的一级市场供应较少;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中国债券市场投资资金的主要来源是银行、保险和公共基金。这些机构通常具有低风险偏好,而高风险偏好基金规模较小,导致对高收益债券的需求不足和流动性差。第三,缺乏高收益债务交易机制。此前,一旦债券违约,它们就会暂停交易,丧失流动性。高收益债券投资者不得不承担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进一步抑制了对高收益债券的需求。限制性条款的缺乏、债券持有人会议法律地位的不明确以及债券处置机制的不完善,导致债券违约处置困难、回收率低,也限制了投资者对高收益债券的热情。

然而,自2018年以来,高收益债券的数量和规模大幅增加,市场涌现出一批高收益债券投资者。虽然规模不大,但已经成为我国高收益债券投资的一项重要探索,为未来高收益债券投资者的培养奠定了基础。各界人士认为,高收益债券市场将迎来快速发展。

今年年初以来,监管部门从多方面改善了信用债务市场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完善泛龚升提到的债券违约处置机制、培育高收益债券投资者、完善信用评级和风险定价机制等。,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各部委出台了《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银行间和外汇市场均出台了违约和高收益债务交易转移规则等。与此同时,打破汇率和违约的增加导致了低资格科目的重新定价。

湖北快3 买彩票 快乐十分购买

】【打印】【关闭窗口